电话:0315-7775888

手机:13230888886

qq:2260008400

唐山演艺公司

人物自传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网络大电影 > 人物自传 >

人物自传

角色:章诗宇  男,40-30岁(第一人称)
我出生在一个所有人都羡慕的家庭,爸爸是A的商业大亨,每天都会工作到很晚,等我知人事时父亲在我眼中是个‘忽闪忽现’的人,记忆中很单薄,屋子里堆砌的玩具大部分都是‘看不到’的父亲买给我的,母亲对我很好,儿时的记忆更多是母亲的微笑。每次深夜母亲安抚我入睡,有时和我讲起父亲工作的事,我知道他在事业上有个‘哥们’,我想这样父亲在工作时没有我的陪伴应该也不会孤独吧。
好景不长,父亲的公司破产了,小小的我还不怎么明白‘破产’是一种什么概念,我只记得父亲和母亲非常落魄的带着我离开了原本的家,离开了我的小伙伴,每天我们开始为生计奔波,父亲的身影从原本的高大威严变得虚弱佝偻,夜半父母的屋子里老是传出来激烈的争吵和父亲剧烈的咳嗽,我很害怕,手里紧紧地抱着小熊,把被子盖猪头,拼命的过滤外界的一切声音。
这年夏天家里多年不走动的亲戚都来到了家里,当我觉得是不是可以热闹的和表兄弟们玩了,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好像都穿着统一的黑色服装黑色墨镜还有扎眼的白色玫瑰,这成为我一生中再难忘记的颜色了。后来母亲也离开了我,我在想是不是我不乖了,父亲母亲才不要我了。
亲戚收留了我,可是他们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我从家里跑了出来多年过去我在没回到那个令人生厌的地方,小小年纪便在血雨腥风的社会摸爬滚打,受过的伤忍过的痛无数,我明白要生存一定要有坚实的拳头,打出自己的天地,这样才不会受欺负。白天不论受了多少伤留下多少血,吱吱作响的破屋是我们兄弟的据点,最放松的窝。随着成长我意识到当初父亲破产家庭离散并不是那么简单,我开始和兄弟调查,终于让我知道十年前是林家用不正当的手段毁了自己的家,而林父就是当年父亲的‘哥们’。我知道我要复仇,自此我活在复仇的泥沼中,那时起夜晚我老是能梦到一个女孩,我想起那是儿时曾遇到的小女孩,却忘了她的名字,仇恨蚕食着我的灵魂,渐渐的每夜梦到她成了我一天中最释放的时刻,每夜我都盼着她。
我要血债血偿,于是开始筹谋复仇的计划-绑架林笑恩,孙胖子,好吃没什么大志向,够义气。黑风,风里雨里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就是好色。眼镜蛇,原本是会计,不安分被劳教,脑子够用,我叫上这一帮兄弟,赎金我不在乎他们分了都无所谓,我的目的是要林家家破人亡,知道我这些年来受过的苦。
我安排胖子和黑风动手,眼镜蛇找好地方,勒取赎金。一切都很顺利,看到林笑恩就在我手上时,我复仇的快感再一次升腾,(os)林奉孝(父)你的女儿将承担你犯下的罪。推搡中我看到林笑恩脖子上的挂坠,我呆住了,(os)这是…这是…。我意识到这个挂坠十年前我给一个女孩,怎么会在她的脖子上,我去询问才知道当年的女孩就是她,她的父亲就是害我家破人亡的父亲。一瞬间我不知道该如何,身后的兄弟不是对金钱极度渴望就是对林笑恩的肉体极度痴迷。这一刻见到本是梦中的可以救赎自己的女孩时我的内心开始犹疑,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可是我迟迟下不去手,一方斡旋于林父一方要提防兄弟对肉票的不轨。夜深睡不着我竟会主动去和肉票聊天,(os)我想我是不是整个人都坏掉了?我想我会死在自己的恻隐之心上。

真相的到来总是猝不及防的,我没有预料到我会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人。我想我应该为我的行为赎罪,不能像十年前的父亲一般逃避。他或许太累了,累到只能丢下我们母子,我也累了,累到必须为一切后果买单。何经理的出现在我的意料之中,想必林父因为女儿也不会察觉身边的害群之马,如果必须要带一个人下地狱,那不应该是林家的人。

 

 

角色:林笑恩  女27-24岁(第一人称)

妈妈和我说‘我们是上流社会,举止和处事要端出个样子’自小就在妈妈这种观念下教导着,母亲看到和我一起玩的伙伴,大吵大叫玩的疯狂就勒令我不让我在和他们玩了,我很困惑,为什么开心也要被斥责。渐渐地没有小伙伴和我玩了,那天我坐在家门口的草地上,风很和煦,青青的草地随微风摇曳,自己一个人这样坐半天已经习惯了。一个男孩向我走来,我可以预测到他和我友谊的‘终结点’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们简单的聊了聊,我觉得他不和别的顽皮的男孩一样,疯起来没个样子。渐渐地每天这个时间我都会坐在家门口等着他,他也会如约的出现,他会跟我讲很多小故事,我很好奇小小年纪的他怎么知道这么多有趣的故事,他说是每晚母亲讲给他的,第二天这个时候他就会讲给我听。我想他和我一样应该也是孤独的人吧。

这天他来如约来,送给我一个吊坠,漂亮极了,但他告诉我他要走了,我很伤心,唯一的朋友再也见不到了。他安慰我,我想他会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吧。

十年后我长大了出落的大方身边的朋友也很多,有闺蜜有哥们也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准警官男友,他对我很好,我们是别人眼中羡慕的一对。如果生活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会很幸福。好景不长,我突然遭到了绑架,我害怕极了,他们人多势众穷凶极恶。人群中一个男人,好像是这群人的头儿,都很听他的话。在这样紧张害怕的日夜中煎熬着,(os)我觉得我要崩溃了,像是他们手中的蚂蚁,生死都在他们手中。夜晚那个男人常来到我所在的屋子和我聊很多,刚开始我怕极了。渐渐地我开始发觉这个男人的可悲无奈,悲惨的遭遇。(os)真的是我父亲毁了他的家吗?他在我面前好像可以平静下来,白天看着他们的凶态和这个男人的暴怒,难以想象平静下来的他是可怜的近乎疯狂的渴求被爱。

日复一日我仍旧在他们手中,可是奇怪的是这个为首的男人好像在‘保护’我,防止着那些极恶之徒的不轨。这一夜他打开我的头套,就着射进屋子的月光我第一次看到他,夯实的体魄,身上有许多伤疤,(os)那该是怎样的经历,看着伤痕我开始心疼眼前这个男人。

等我再次醒来,是一个封闭的厢式货车,周遭是炸弹,我害怕极了,苦苦呼救也没有任何人听到,我想我会死在这吧,计时器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仿佛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零!出乎预料的没有爆炸,是投影。男孩和女孩很快乐的一起玩耍,多像多年前的我们,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李伟救了我,可是我仍旧忘不了他,他从我的生活中彻彻底底的消失了,又在我的心里活了下来。

 

 

角色:孙胖子  40-30岁 (第一人称)

‘民以食为天’是老子的座右铭,说来本人的情感历程颇为曲折啊,好几任女友看不惯我的生活方式离开,(os)老子就是好吃了,怎地,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回到家老妈就在耳边嘚啵嘚啵,心烦,那天我要是发大财了,买下它几家肯德基,看你们谁敢看不起老子。

这天师哥叫我出去吃饭,(os)这事好啊,够哥们,哪有饭局哪有我。饭桌上来了几个我不认识的人,师哥说要绑架A市林家的千金,钱他不在乎让我们分,(os)这就是天上的馅饼要砸我的节奏啊,有点风险,【转念一动】那可是好几家的肯德基啊。‘这买卖我看成’我说道。

我和一个叫黑风的汉子一起负责动手,那个瘦小眼镜男负责选址后来知道他花名叫眼镜蛇,我们就这么分工开始干了。没想到我们还挺顺利,美人肉票啊,哈哈哈马上老子就要坐拥好几家肯德基了。

说好的打完就撤‘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跟着黑风兄弟在打个阻击战。

 

角色:眼镜蛇  35-25岁  (第一人称)

这个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人,相应的人才再也不是沧海遗珠了。有多少道能取财,我爱财,可是一定要取之有道吗?有钱就去赚,赚完就趁早花,世上没我攻不破的防御网,所以就没有我不敢赚的钱。

 

 

角色:黑风40-30岁  (第一人称)

和诗宇在孤儿院认识,十几岁大家一起出来闯江湖,风里来雨里去。本想过个安定的生活,开个搏击馆,一身拼出来的武艺不能‘荒废’了,好歹也是照顾后生吧

诗宇总是要做些什么事,我还是决定出山帮他,即使是不归路,没办法一辈子的兄弟,我认了。

 

 

角色:李伟  27-30岁  (第一人称)

我努力的学习报考警官学校,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这样才能配上笑恩,笑恩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为了她我愿意去做任何事,如果可以不久我就向她求婚。

可是天不遂人愿笑恩居然被绑架了,勒索一千万,我看着被牵着鼻子走的伯父,愤恨的不知所云。终于伯父告诉了我们十年前发生的事,绑匪也终于肯露面。我们的博弈艰险无比,但是为了笑恩,我必须这么做。

 

角色:林乐恩 20-30岁

林笑恩的姐姐,性格恬静,有深爱的丈夫和即将到来的宝宝,在怀孕期间经历了家庭的变故,幸运的是宝宝平安降生,危难度过。

 

 

角色:林奉孝    45-50岁

十年前A市的两大商业巨头之一,在商场上一路过关斩将,十年后的今日依旧屹立不倒,公司对YH5新药的研制一度陷入瓶颈,不自知外界势力的暗中窥视。

 

 

角色:何经理  30岁-35岁

林氏企业的青年才俊,被企业内部人员默许是未来企业的接班人,对林父尊为导师,性格锐利冒进,野心很大。一直希望能得到公司,曾追求笑恩,未果。